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农村手机支付调查:土壤不错,从场景出发

移动支付网 作者 卢华秋:猪在中国是一种重要的动物,“家”字下半部分就是个猪,所以有猪才有家。正月初四杀年猪,也称“分众猪”,是我们村的过年习俗之一。村长告诉我:“六畜兴旺猪为首,以前吃肉的机会不多,很多穷人一年只能等到这一天才能吃上。”当然,这不是本文重点。

前一年生了孩子的家庭,将会共同负责挨家挨户收钱、前往养殖场买猪、联系屠夫杀猪(不然就自己动手)、祭拜神灵、按每户每份平均过秤分好等等事情,这些家庭被称“众头”。由于儿时玩伴去年再为人父,于是我帮忙前去收“众猪”钱,顺便也对农村支付这个近年来还算热门的概念,有了一次更微观和直接的了解。

农村手机支付现状:使用率不高

全村大概有160户人家,但我只负责其中一部分。因此本次调查样本人群来自不同的73户,共185人,全部为我所处村庄的常住(每年大概6个月或以上)村民。样本年龄分布上,以中老年人为主。
农村手机支付调查:土壤不错,从场景出发-1.jpg

调查发现,65户通过现金支付,只有其中8户使用了手机支付,且全部是通过微信转账。根据进一步调查反馈,在185人中,有42人表示不会也从未使用过手机支付,另有55人表示在印象中过去一年“很少用到”,并不习惯手机支付。可以说,超过50%的调查对象对手机支付“没有兴趣”。
农村手机支付调查:土壤不错,从场景出发-2.jpg

整体来看,农村居民手机支付频率并不高。

首先,是市场落后也是观念所致。总体而言,农村各方面市场还是落后一步,比如就我们村来说,农贸市场里还存在“花生米换油”的以物易物情况。同时由于农村居民受教育程度普遍偏低、知识匮乏,受到传统思想影响严重,整体金融意识还相当薄弱。无论是银行力量还是第三方支付,他们在农村最大的对手均是现金支付。村民保留了使用现金的偏好,毕竟现金“看得见、摸得着”,短时间内这种偏好并不容易改变。

其次,在农村地区,对应的基础设施并不完善。中国人民银行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末,农村地区银行网点数量12.66万个;每万人拥有的银行网点数量为1.31个,村均银行网点数量0.24个。并且农村商业银行窗口数目更少,服务人员不足,办理业务等待时间长,依靠网点向农村居民传达金融知识效果并不明显。根据观察,很多人仍然不会使用自助机办理大部分业务。此外,农村移动4G信号较弱,部分地区甚至只有2G水平,因此部分村民的手机甚至没有办理移动数据业务。也还有部分村民使用非智能手机,这点在60岁以上的老年人身上尤其突出。从未使用手机支付的42人,大多数也是这一群体。

最后,手机支付安全性在农村受到更大的质疑。近年来网络诈骗频发,个人信息泄露、病毒隐患等问题出现,或各种“小道消息”影响,使农村居民对于手机支付安全性产生普遍质疑。调查显示,70%受访对象不认为手机支付比现金支付安全。但有意思的是,他们对前往银行存钱这件事又特别信任,普遍认为存银行比放家里安全。

农村手机支付调查:土壤不错,从场景出发

尽管使用率并不理想,但近年来手机支付作为一种普及性的支付方式正逐渐发展壮大,随着我国城镇化差异不断缩小,农村消费水平不断提升,手机支付从城市进一步蔓延至农村是个必然的过程。并且从数据上看,农村手机支付“土壤”并不贫瘠。

中国人民银行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末,农村手机银行开通数累计6.70亿户,增长29.64%;发生手机银行支付业务笔数93.87亿笔、金额52.21万亿元,分别增长3.04%、34.26%。

非银行支付机构为农村地区提供网络支付业务共计2898.02亿笔、金额76.99万亿元,分别增长104.4%、71.11%。这其中移动支付2748.83亿笔、金额74.42万亿元,分别增长112.25%、73.48%,笔数、金额分别占网络支付业务的94.85%、96.66%。

农村手机支付存在不错的前景,针对前文提及的问题,我们应该加强手机支付的宣传教育力度,促进农村居民转变传统金融操作观念;加大农村地区金融配套设施建设,实现更多金融便民服务网点覆盖;一手打击网络诈骗事件,重视消费者信息泄露问题,一手警惕各种手机支付谣言扩散。

现代支付技术在农村地区的推广与应用,是加快农村普惠金融的重要方式。因此在政策层面,中国人民银行曾发布《关于改善农村地区支付服务环境的指导意见》(银发〔2009〕224号)、《关于开展农村地区手机支付试点工作的通知》(银支付〔2012〕397号)、《关于全面推进深化农村支付服务环境建设的指导意见》(银发〔2014〕235号)等多个文件,强调农村支付建设的重要性。“要想富,先修路”,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司长温信祥去年10月发表的署名文章指出,资金融通渠道是农村经济发展的必由之路,只有资金通了,金融才能更好地服务于农村、农业和农民。

另一方面,如果觉得上述内容太不够接地气,那场景对手机支付在农村的推动就简单很多。

在实际调查中,排除从未使用过手机支付的42人后,其余受访对象使用手机支付首要用途主要集中在收发红包、转账、线下付款、网络购物等。
农村手机支付调查:土壤不错,从场景出发-3.jpg

结果显示,收发红包占比43%,红包对于手机支付在农村地区的普及功不可没。亲朋好友的祝福互动,是农村手机支付的催化剂。一些不常使用手机支付的受访对象有类似表示:用手机支付是为了把孩子发的红包花掉。

转账指的是第三方支付转账,它也触发了不少农村手机支付的星星之火,在此之前更多农村常住居民转移资金需要前往乡镇的网点。随着淘宝、天猫、京东等各大电商平台充分进军农村市场,二维码在农村市场饱和式覆盖,线下市场消费和网购,将是撬动农村手机支付市场的两大增长点。2018年,非银行支付机构为农村地区网络商户提供收款5.32亿笔、金额2626.31亿元,分别增长92.53%、46.58%。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