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 q. x/ ?( |1 e
近期多家涉及爬虫技术的大数据风控平台被调查,上述人士所在银行决定暂停所有的外部数据合作。上述城商行消费金融部门人士解释,银行目前不清楚这些平台提供的借款人信息,是否存在过度收集行为,是否在借款人不知情的情况下获取,是否从另外的第三方机构购入,因此银行消费信贷业务也可能陷入“非法获取借款人隐私数据”的困境。

3 Z) A3 e! v3 q6 v0 d$ h
“近日多家城商行、农商行暂停了大数据风控合作业务。”一家智能大数据风控机构负责人赵诚(化名)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近期,多家涉及爬虫技术的大数据风控机构被调查。
! @% A+ ?& p0 `  h2 o
赵诚坦言,近日众多中小银行询问最多的,就是大数据风控平台获取的借款人信息是否经过“充分授权”,是否存在过度收集行为,向银行提供的借款人信息是否从第三方数据机构采购得来。若大数据风控平台存在上述状况,银行就会果断暂停合作。
- y0 b3 }8 T9 b
大数据风控平台遭遇的风波,进一步波及到助贷机构。
& G2 n3 }1 Z" V" h6 h
“越来越多银行因缺乏借款人信息而收紧信贷审批门槛,甚至少数银行只做‘熟客’,新客户一律不放贷,导致助贷机构导流的借款人通过率大幅下降。”一家助贷机构负责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以往每推荐10位借款人,大概4-5人能获得消费贷款,如今银行收紧审批门槛,降至两人左右。”

  p0 P. W  h0 z5 Z5 n
该负责人坦言,由于流量成本居高不下,助贷领域的导流业务已入不敷出。
; k% W3 k6 D$ P& k& a6 M
银行收紧消费信贷门槛

/ j. p% F, Z+ y' k! P6 _
多位中小银行消费金融部门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言,以往对消费金融贷款的风控审核,主要基于两大数据的评估:一是借款人在央行的征信报告,二是银行通过第三方大数据风控机构获取的借款人行为、电商购物、生活特征等数据。两者相互交叉验证,让银行更全面了解借款人的还款能力与还款意愿。
5 F& S# H0 P4 w) J7 h$ A
“在两种数据交叉验证的情况下,我们个人消费信贷的坏账率一直控制在2%以内。”一家城商行消费金融部门人士向记者透露。

, v' L; L, L# \% O
但是,近期多家涉及爬虫技术的大数据风控平台被调查,上述人士所在银行决定暂停所有的外部数据合作。
$ c/ a: S0 G1 Q- P, J
上述城商行消费金融部门人士解释,银行目前不清楚这些平台提供的借款人信息,是否存在过度收集行为,是否在借款人不知情的情况下获取,是否从另外的第三方机构购入,因此银行消费信贷业务也可能陷入“非法获取借款人隐私数据”的困境。

( e0 P( D. r. |
“不只是我们这么做,很多中小银行都暂停了大数据风控合作业务。”上述城商行消费金融部门人士表示,这也让银行个人消费信贷业务风控压力骤然加剧。
- Q5 y+ @2 m, b
“目前我们只能收紧个人消费信贷业务的审核门槛,即便合作的助贷机构会先对借款人做一番风控核查,但我们现在仍可能拒绝放贷。在以往,这些通过外部平台风控遴选的借款人,获批率很高。”上述人士透露,本周以来银行内部决定只对放过贷的客群提供续贷服务。
1 ~0 ^2 A' P7 i8 P% Y. P6 i  V
这导致近期银行消费信贷业务规模缩水不少。
8 ^! O3 {: x: A) `8 a+ s' b8 r) f
助贷机构导流业务缩水4成

( m1 P! _2 w1 h4 U+ `8 ?
多位助贷机构负责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近日推荐给中小银行的借款人客群贷款获批率明显下滑,导致相应的导流获客收入缩水不少。
! a6 m( S2 B# M  A# l" l
“我们内部粗略估算,从多家涉及爬虫技术的大数据风控平台被调查开始,我们面向中小银行的导流获客业务收入缩水约40%。由于流量成本并未下降,这段时间这类业务营收基本是亏损的。”一家助贷机构业务主管向记者直言。若爬虫技术获取用户信息数据的合规操作标准迟迟不能明确,助贷行业的苦日子还将延续相当长一段时间。
, b  ]9 I+ d, ~& M, |9 x$ u* C
更重要的是,以往银行与助贷机构合作期间,会向助贷机构查询借款人是否存在欺诈风险等信息,并为此支付费用。如今银暂停了这项业务合作,助贷机构又失去另一块重要收入来源。

0 O9 D5 i3 r- n# Z
为此,部分助贷机构只能将借款人的借款需求与信托产品资金进行对接。助贷机构与信托机构合作时,往往通过关联担保公司与保险机构信用保证保险业务保障信托产品本金安全,因此信托公司也会将消费信贷主要风控审批决策交给助贷机构处理,令助贷机构在借款人信贷决策方面具有较高的话语权,以此弥补银行收紧信贷门槛造成的助贷业务收入下滑。

* K- z7 \! d" q5 c; ?
“但这种做法未必能持久。”赵诚坦言,一方面信托产品资金的融资成本较银行高出不少,由此造成消费金融信贷产品利率水涨船高,不少信用评级较高的借款人对贷款利率抬高感到不满意,从而放弃贷款,令助贷业务坏账风险增加;另一方面部分信托机构也借鉴银行的做法,对借款人信息数据获取的合规性加大审查,整个业务同样存在较高的不确定性。
. L' r6 v6 u3 A+ L' I# [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
9 I$ s+ t! c/ ?$ ]
9 c+ a" W) r( A1 S& I0 M

9 q8 D7 s/ `) \* B# v' R
1 O+ y& N5 j# J* N9 B

8 O1 u% _# W* z' w( ]

& V" }3 }0 w( K5 S
* w# S6 t+ s3 O$ w9 @

3 f9 i$ ]  N9 b( E

; M8 z7 o+ Y8 d( a( H2 K  Q4 Z2 Y4 |/ T4 U. K  k
标签: 暂无标签
七嘴八舌说支付

写了 86 篇文章,拥有财富 179,被 6 人关注

转播转播 分享分享 分享淘帖
回复

使用道具

成为第一个吐槽的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意见
反馈